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以案警示 > 以案警示
拆东墙补西墙 赌博性投资把自己赌进囚笼

发布日期:2019-04-17 08:19:12    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    浏览历史次数:



“因为自己的贪婪,走上犯罪道路,一想到这些就挖心的痛,夜里经常流泪。”在留置期间,在外潜逃17年之久后被追逃归案的原中国农业银行浙江省江山市支行(以下简称江山农行)贺村分理处主任吴义文忏悔道。

投资股市,本想一夜暴富,没曾想亏损严重;投资期货市场,妄想孤注一掷翻本,反而赔的一塌糊涂。吴义文把投资当赌博,疯狂进行赌博性投资,走上职务犯罪之路。从一个业务标兵转变成穷途路人,从一个金融精英蜕变为贪蚀“蛀虫”,其犯罪过程值得深思。

赌期市补股市,窟窿越捅越大

1994年,吴义文看到身边朋友炒股挣了钱,就跟着进入股市,第一笔钱1万元投进去是自己的本钱,本想炒股赚钱用于个人开支。

1995年,吴义文担任江山农行淤头营业所主任。有一天,一家企业主需要贷款找到吴义文,然而当时没有贷款指标。吴义文想到了变通的贷款办法,采取存款不入账、账外贷款的运作方式,将一家单位存进70万元的存款进行帐外借贷,贷给了这家企业。

“当这家贷款企业将账外贷款归还时,在这个关键节点,我鬼迷心窍,将其中一部分钱投到自己的股市账户里,一部分钱又以账外贷款的方式贷给其他人。”面对调查组讯问,吴义文如实交代。存款不入账导致单位对这笔资金失控,由此,吴义文开始任意支配存款。

第一次违规操作后,吴义文并没有就此收手,而是如法炮制,采取存款不入账方式,把这家单位后续几笔存款用于自己炒股、炒期货、账外贷款,那时的吴义文俨然已将公款当成私房钱。

然而套取公款炒股并没有给吴义文带来获利。那时由于缺乏投资经验,一直亏损,收不回来本钱。当这家存款单位要取回存款时,吴义文只能从单位凭空把公款划出,以兑付存款。

1995年期间,吴义文逐步套取公款60多万元用于炒股,没曾想股市就像深不可测的深海,投进的钱没有换回真金白银,反而亏损20多万元。

1996年初,听说炒期货获利很快,为了弥补股市的亏损,吴义文便开设期货账户,投入期货市场。为了快挣钱,他把股市全部资金转出作为第一笔投资期市的资金,以后的期货市场投资,则是通过凭空开具汇票等方式把银行的公款套取出来投进去。

本来想从期货市场中翻本弥补股市的窟窿,没曾想在期货里陷得更深,这让吴义文始料未及。“炒上期货后,就跟赌博一样,陷入了一个死胡同,越陷越深。”吴义文悔悟道。

“在炒期货过程中,亏损的速度非常快,难以想象。”吴义文感叹:“当时的心态是不管不顾了,一心想翻本,只要到了补仓时,我就会想尽办法不断地通过存款不入账、虚开存单、现金截留以及虚开汇票等形式,把钱从单位里套取出来投进去。”投资期货有意,市场盈亏无情,吴义文如意算盘未能得逞,最终越套越多。直至1997年8月,随着期货公司破产,吴义文先后投进期市的248.5万元,完全崩盘,全部亏掉。

凭空划转款项,存款不入账,账外贷款,造成账目不平,为应付上级主管部门检查,吴义文通过凭空开具汇票,隐瞒账目亏空,掩盖套取公款炒股、炒期货的真相。

欠新账补旧账,泥潭越陷越深

1997年8月之后,吴义文担任江山农行贺村分理处主任,此时在老单位欠下的旧账像块石头堵在心上,时常困扰着他,吴义文一直想找机会补平套取的300多万元公款,但是苦于没有什么好办法。

1999年7月,吴义文伙同他人采取伪造贷款骗取公款形式,通过一家公司把300万元公款贷出去,而后再借款给另外一家公司作为过渡,最后转到自己的股市账户里,又走上了炒股的老路。

“我想通过炒股方式赚钱把之前套取的300多万元亏损补平,如果不这么操作,根本没有办法把钱补平。”吴义文道出了套取的原由。之前想炒股挣钱,现在想炒股还钱。头脑发热后的一厢情愿,让吴义文忘记了炒股存在的风险。“当时一门心思想着把钱套取出来,转到股市里去翻本,赚到钱后一次性地把旧账还上,从来没有想过如果继续亏损了怎么办。”吴义文悔悟道。

钱套取出来后,吴义文却没有要归还的想法,“除非300万元放在股市里炒股能够赚到300多万元,以补平之前的窟窿。”当调查人员追问套取公款用于炒股是否归还过钱时,吴以文说出了自己的无奈。

做了亏心事,就怕人敲门。为了不被主管部门发现套取公款的问题,吴义文采取凭空收回借款、转账支出等方式做假账,把账目做平以掩盖假贷款。

悬崖勒马,为时不晚。但此时的吴义文完全失去了理智,似脱缰的野马,肆意妄为。有人曾提醒他早点把钱还回去,面对股市亏损严重的惨状,吴义文如哑巴吃黄连,不敢讲苦处,编造了亏掉一点还没有回本的谎言,聊以自我安慰,而就是在再等等看的侥幸心理作用下,重蹈覆辙,又一次等到了股市账户亏损60多万元的结局。

拆东墙补西墙,罪行越遮越重

做了亏心事的吴义文,做事也变得小心谨慎,在单位外面炒期货时总是偷偷摸摸,不敢让别人知道,即使到期货公司去,都尽量避免碰见熟人。

与此同时,在江山农行淤头营业所工作期间,在单位里套取公款提取现金时,吴义文都选择在其代岗时操作,以避免被同事发现。自从炒期货巨亏后,吴义文没有能力归还套取公款,为隐瞒事实,不被暴露,其想尽办法维持本单位岗位人员不动,生怕岗位更换,露出“马脚”。

到了江山农行贺村分理处工作后,吴义文对此前自己违规行为担惊受怕,1997年12月,吴义文遥控指挥,指使他人通过虚开汇票形式,隐瞒套取公款的事实。

接二连三的投资,接连不断的亏空,吴义文内心一直十分恐惧,其早在担任江山农行淤头营业所主任期间,就有了一逃了之的念头。

2000年3月的一天,吴义文从股市提取一些现金,考虑在东窗事发后,出逃带在身上留作盘缠。“用各种方式套取公款拿去炒股、炒期货,都亏得一塌糊涂,血本无归,一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把钱补平。”当调查人员讯问其出逃想法时,吴义文讲述了潜逃的原因。

纸终究包不住火,2000年6月14日,吴义文套取公款的违规行为败露后,遂伙同他人畏罪潜逃。2000年6月19日,江山市人民检察院对吴义文涉嫌贪污罪进行立案侦查。

十七年后,2017年9月28日,吴义文向江山市追逃专案工作组自首归案,同年10月10日,江山市监委对吴义文采取留置措施。

“在外逃亡这么多年,我好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,现在回来了,反而感觉轻松了。”在押解路上,吴以文道出了潜逃的心酸和归案的释然。

拆东墙补西墙,补来补去,也弥补不了违法犯罪的过错,吴义文利用职务之便,先后贪污公款605.7万元,用于赌博性投资,最终把自己赌进了囚笼。2018年10月19日,吴义文因犯贪污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,并处罚金60万元。(浙江省纪委监委 颜新文 江季轩 || 责任编辑 杨文佳)


主办单位:中共大同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大同市监察委员会 备案号:晋ICP备05005077号-1 晋公网安备 14020202000151号